买房那些事–决定篇

清明到了,父母和大姨一家来给我参谋房子的事。
大家一致对我们看好的盘评价不错。于是,交定金,签认购合同,房子到手了。
觉得买房子确实是脑袋一热的事啊,看的盘不超过10个。呵呵。
之后就是要去办各种手续了。

阅读更多

买房那些事–序篇

前天凌晨5点才睡,昨天晚上骑车去下马坊夜钓了一把,没什么收获,又是凌晨3点才睡,不过今天早上6点多又起床了。
睡的很少,也不觉得累,我这是怎么了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很猥琐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金三银四,一点不假,最近房价又开始涨起来了。
我开始准备买房了:
1. 主城区的房子太贵,没想过;
2. 江宁基本已经没有低于1w的房了,上周去了百家湖,没有低于1.3w的;
3. 桥北的房子价格能接受,地铁3号线开通之后交通能方便一点点(那边人太多),但是环境让我没法接受;
4. 城南(板桥)交通太不方便,关键是也不便宜,直逼桥北;
这么看来,貌似江浦是比较适合我了,虽然我知道那边的配套很差,学区很差,但是有10号线,交通还行,有老山,环境很好。
目前看好万科的一个盘,精装交付,户型觉得也不错。
剧有经验的同事讲,其实买房,就是脑袋一热的事。

阅读更多

痛定思痛

虽然已经23点了,这个对于我来说,最起码还有两个小时我才会上床睡觉。
这么晚,我干什么呢?
今天收到公司的内部邮件,是一个类似于topcoder的站点,鼓励员工上去竞赛。看了前两期的题目,我的思绪慢慢的就飘到了大学的时候。
那时候,我很喜欢编程,喜欢研究网上的各类算法,也会为了实现一个算法熬到凌晨。
但是再看看现在的自己,不思进取,天天游戏,学习早被我丢到九霄云外了。我之前窃以为自己是个聪明的人,如今看来,我蠢的不行。
《算法导论》里写了哪些算法我已经不再记得,《编程珠玑》里的内容我也开始模糊,我现在做什么东西都是“不求甚解”,糊弄糊弄就过去了。
我需要重新燃烧自己的斗志!!!

阅读更多

CLANNAD–超弦下的那丝忧伤

一口气看完了CLANNAD两部。目前看来,它是给我印象最深的动漫,没有之一。 尤其是第二部,说他是Key社名作三大催泪弹,确实是名副其实。
“这次该你好好的哭一场了,觉得撑不下去的时候,还有我在,在你哭完之前,我都会在你的身边”
这是朋也决定和汐一起生活后秋生对早苗说的话,他们坚持了5年,终于等到了朋也的醒悟,这对夫妻,曾经都有自己的梦想,渚出生后,便成了他们的新的梦想,渚走后,汐也成了他们唯一的寄托。而如今,寄托突然不见的失落,让早苗潸然泪下,但是这泪水中同时又包含了许多对朋也的期待和祝福。
“已经。。。可以了吗,我已经,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了吗”
这句话从一个丧妻多年、儿子离家出走的父亲嘴中说出来,是多么的可悲,在看到朋也能够让他放心离去的时候,他终于解脱了,不必继续靠酒精麻痹自己了。
我没学过超弦理论,也不了解平行空间,虽然最后朋也和他的朋友们都生活在幸福之中,但是,另一个平行空间的朋也确实是一个人孤独终老的吧。在我看来,那些存在于记忆中的这些忧伤并不会因为美满的结局而被淡忘。

阅读更多

2012年终总结


——————–2013/02/03———————
1月初的时候,我在这挖了个坑,打算以后有感触了完成年终总结的,但是因为出差的缘故(借口!)拖了整整一个月。
其实一直觉得自己今年没有干什么事,所以无东西可写。后来看到朋友的一篇年终,觉得自己很肤浅,于是开始思索自己的生活。
不管怎么样,还是先记下流水账吧。
11年末的时候,因为工作方向的问题,我已经在考虑跳槽的事了。过完年回南京后,开始在网上投简历,最终收到了三家比较大公司的offer:
1. 苏宁:机顶盒系统的定制开发,mips+linux;
2. 普天:嵌入式视频监控的一个项目,arm+linux;
3. SAMSUNG: linux kernel的优化、移植以及驱动,其实是DTV system,mips(后话)。
收到这三家的offer后,我基本上没有怎么犹豫的选择了SAMSUNG,虽然待遇不是最好的,但是我相信在SAMSUNG的发展空间会更大。
之前没有接触过DTV和mips,所以入职后的前两个月,除了培训在外的时间,我在公司一直都是恶补这些方面的知识,现在看来,这段时间是我今年学习最扎实的时候了。5月正式进入了一个新的项目组。
这个项目组并不是基于linux的系统,而是eCos。于是又开始学习eCos,好在eCos远没有linux那么复杂。前期的学习主要通过QEMU,后来因为硬件的确定,开始porting eCos到mips SOC板子上。porting的过程中又对mips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这个项目一直持续到1月底,只是做了一个电视系统的原型,还有后续的项目。通过了这个项目,我学到了很多新知识:
1. mips体系结构;
2. ecos;
3. dtv的相关知识,tuner,demux。。。
工作的话,应该在年前是告一段落了。
情感上,没有波澜,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。
但是,学习上,激情在退化,这是我在新的一年需要反思的地方。
简而概之,今年的我,工作环境好了,但是自身也松懈了。我希望现在的这种状态不要带到年后。
关于新的一年的展望与希望,我想的很现实,稳定工作,扎实学习,买房结婚。
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不让对我抱有期待的家人失望。
最后,给自己打气,加油!

阅读更多

mips delay slot那点事

接触mips也有一段时间了,发现了delay slot的一个有趣的地方。
首先,问题是怎么引入的呢?
最近做mips exception方面的东西,基于ecos,打算支持coredump,以便系统发生崩溃的时候得到一些信息,但是ecos的一些特性(如不支持MMU,kernel space和user space未隔离),导致coredump不能像在linux kernel中那么得到,最终coredump的内容还是生成了,但是我要怎么把它写入u盘呢?显然在exception模式下是不现实的。于是,EPC登场了,mips 有个precise exception的概念,也就是when exception occured, EPC总是指向受害指令,但是有一个例外,那就是如果受害指令处于delay slot,那么epc会指向受害指令之前的那条分支指令。我的想法是直接用一条jal指令替换掉受害指令,这样就能在exception返回后运行我的函数。
那么,如果受害指令处于delay slot中,那么我修改后的代码就类似于:
jal xxxx
jal yyyy
nop
第二条就由原本的受害指令被我修改成一条跳转指令,它在“jal xxxx”的delay slot中,但是他本身又是一条分支指令,应该再去执行它delay slot中的指令,这就让人费解了,到底这样的指令执行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?
实践证明,第二条和第三条指令不会被执行到,不明白这是特性呢,还是bug?

阅读更多

jay,过去的记忆

半岛铁盒,简单爱,爱在西元前,双截棍,心情。。。
听到这些熟悉却又遥远的歌,就突然觉得自己回到了高中那单纯的时代。
那时候,还没有吊丝,还没有高帅富,也没有地沟油,喝奶粉也是喝不死人的,药是治病的。。。

阅读更多

查看编译链用的库文件位置

?
View Code
BASH
1
XXX-gcc
-print-file-name
libc.a
同理可得头文件位置。

阅读更多

麦兜

今天去豆瓣,加入了麦兜小组。
回想起半个月前看的《麦兜当当伴我心》,那股子忧伤的基调深深的烙在我心中。
其实《伴我心》已经是我做了心理准备才看的,因为之前的《菠萝油王子》让我映像特别深,甚至于我都不敢一个人孤独的看。
不了解麦兜之前,我只认为它是一只可爱的卡通猪,看了系列电影后,让我想了很多,让我不在觉得它只是一个卡通动物。
感觉这种东西,一切尽在不言中吧。

阅读更多

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, of our own device

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, of our own device
form 《hotel california》

阅读更多